<h3 class="ter h3 ttop">25</h3>

    朱晶晶出事后第二天,依旧下雨,三个孩子留在家里,丁浩彻底迷上了游戏,朱朝阳和普普分别看着书。

    经过一夜冷却后,恐惧渐渐淡化,三人都没再提及昨天的事。晚饭依旧是最简单的面条,吃完,丁浩又想回电脑前打游戏,这一回,普普阻止了他,认真地说:“耗子,过几天朝阳妈妈回来后,我们就要走了,我们应该讨论一下下一步去哪了。”

    丁浩皱着眉,往沙发上一躺,叹口气:“走一步看一步吧,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工作的,到时再想办法让你去读书。”

    “找工作不是靠嘴说的。”

    “那要怎么样?”丁浩不满地瞪着眼。

    “如果找不到呢?”普普问得很直接。

    “找不到?”丁浩尴尬地笑笑,“怎么会找不到呢?打工还是很容易的,对吧,朝阳。”

    朱朝阳摇摇头:“我没打过工,我不知道。”

    普普道:“我下午看到课本上写着,使用未满十六周岁的童工,是要判刑的。你还要过两年多才满十六周岁,现在没人敢要你。”

    “那我……别人也看不出我不到十六周岁啊,我个子还是挺高的,对吧?”

    “你什么证件都没有,谁敢用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丁浩恼怒地抬头看着天花板,烦躁地说道:“那你说我们怎么办?总不能一直住朝阳家,等到我年满十六周岁吧?”

    朱朝阳吓了一跳,他其实很希望他们赶紧走,怎么可能一直住他家?同时,他也希望他们能有个安稳的去处,至少—无论如何都不能回孤儿院,万一将来某天他们回孤儿院交代出他杀了朱晶晶呢?

    最好的情况是,普普和耗子都有个平稳的生活环境,离他也不远,这样以后经常会在一起玩,他们肯定不会出卖他了。

    普普抿着嘴犹豫了片刻,目光投向了朱朝阳:“朝阳哥哥,我想把相机卖给那个男人,换一笔钱,你看可以吗?”

    朱朝阳一惊,又是那个话题!那样做显然很危险,可是现在再次拒绝普普,如果他们走投无路,混不下去时,会不会把他杀朱晶晶的事说出来?毕竟才相处几天,虽然聊天颇为投机,但远远谈不上充分信赖的程度。况且他今天去楼下买面条,看到路边有人围着看社区告示栏,他也张望了眼,发现昨天少年宫朱晶晶的案子,警方给出了三万悬赏知情人,三万,这是笔超级巨款!如果被他们俩看到这张悬赏单,会怎么样?他不敢想象。

    而如果那个杀人犯真愿意拿出一笔钱,买下相机,那么普普和耗子接下去几年的生活就有依靠了,他们也一定感谢自己,不会出卖他。而且勒索杀人<mark>藏书网</mark>犯是三个人的共同犯罪,彼此的秘密都会保护着。

    权衡一下,朱朝阳坦诚道:“你们现在真的急需一大笔钱,嗯……我想,相机卖给杀人犯,这也许是唯一的办法了。可是……现在有个问题,我们怎么才能找到杀人犯?”

    丁浩想了下,连忙高兴地说出他的主意:“去派出所问,派出所肯定登记了那个人的信息。”

    普普冷哼一声打断:“去派出所?你想被送回孤儿院吗?”

    “可以让朝阳去问啊。”

    “朝阳怎么问?他告诉警察,有段关于那个男人的犯罪视频,要卖给那个人,问那个人的联系方式?”

    被她这么一说,丁浩也顿时没了主意。三人苦思冥想一阵,始终想不到既不去派出所,又能联系到男人的办法。

    <h3 class="ter h3">26</h3>

    一夜后,雨过天晴,三个小孩对未来的安排依旧一片茫然。

    胡乱吃了早饭,普普去上厕所,可过了十多分钟还没出来。

    丁浩等得不耐烦,冲里面喊着:“普普,你好了没,我要尿尿。”

    “等……等一下。朝阳哥哥,你能过来一下吗?”

    朱朝阳来到厕所门口,问:“怎么了?”

    普普断断续续地说:“你妈妈……你妈妈那儿有没有卫生巾?我……我有月经了。”

    朱朝阳和丁浩虽然不清楚女人为什么会有月经,但都知道,女生发育后,一个月会来一次月经。这是女生的“秘密”,两个“男子汉”都故作镇定,没去笑话她。

    朱朝阳跑进妈妈的房间,看到昨天关门时,门缝上夹的那条线依然完好,说明普普和耗子始终没碰过房门。几天下来,他进出妈妈房间几次,每次关门都拿起毛线夹住,提防他们,可是他们从没偷开过门,朱朝阳心中一阵惭愧。找了好一阵,朱朝阳总算在一个抽屉里找到了一包卫生巾,到厕所门口,开启一点门缝,递进去给她。

    普普出来后,难为情地向他解释,她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就来月经了,这是她第一次来月经,所以没有准备。

    朱朝阳和丁浩都不想涉及女生的私密话题,只说她长大了而已。

    收拾好后,普普道:“耗子,你还有多少钱?”

    “两百多。”

    “嗯,给我一些,我下去买卫生巾。买包跟阿姨的一样的,把新的放回去,别让阿姨发现。”

    朱朝阳道:“这也没什么吧,我妈知道你是女生,来月经了很正常,不用难为情。”

    可是第一次来月经的普普觉得月经是件很羞愧的事,执意不想让阿姨知道。朱朝阳和丁浩两人闲着没事,就说一起下楼,待会儿一起去外面逛逛。楼下就有便利店,普普进去后,找不到阿姨使用的卫生巾,三人继续往前一路走一路看。穿过五条街后,遇见有家规模大些的超市,朱朝阳和丁浩在一旁等着,他们可不想一起去买卫生巾。

    普普独自进去后,还不到一分钟,就急匆匆跑了出来,一把拉过两人,低声道:“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就在里面!”

    “什么!”两人都瞪大了眼。

    “我看见他在买纸巾和毛巾,等下他就会出来的。”

    朱朝阳道:“你没看错吗?”

    普普很肯定地点头:“那天我看他上了宝马车,看了好一会儿,我对他样貌记得很牢,绝对就是他。”

    正说话间,他们看到一个男人从超市里走了出来。由于视频里男人的样貌很模糊,当天在三名山碰见那人时,朱朝阳并未留意长相,现在也拿捏不准:“是他吗?”

    男人手里提着几袋东西,出了门后,朝着一辆宝马车走去。看到和那天同一颜色的宝马车,朱朝阳和丁浩这才逐渐确信普普没看错人。

    普普连忙道:“不能让他跑了,赶紧上去拦住他。”

    眼见他就要上了车,时间紧迫,虽没准备好该怎么说,三人还是飞快奔了上去,在男人准备开门时,拉住了他。

    张东升回过头,看到拉住他的是个小女孩,旁边还有两个中学生模样的孩子,一高一矮,不解地问了句:“有什么事吗?”

    普普直接脱口而出:“你家是不是有两个人在三名山上摔下来了?”

    张东升顿时眼角微微收敛起来,扫了三人一眼。朱朝阳和丁浩本能地吓得往后一退,唯独普普还是站在原地盯着他。

    “你们有什么事吗?”

    普普冷声从嘴里冒出几个字:“你杀了他们。”

    张东升浑身一震,瞬间眼中凶光大闪:“你们说什么鬼话!你们听谁说的!”

    朱朝阳和丁浩压根不敢和这个成年人对视。

    普普依旧不为所动,道:“我们亲眼看见你把人推下去的。”

    “神经病!”张东升冷喝一声,拉开车门,准备进去。

    普普冰冷地说了句:“我们不光看到了,还用相机拍下来了,如果你现在走的话,我们只好把相机交给警察了。”

    张东升身形停顿住了,缓缓转过身,仔细地打量起每个人,随后目光在个子最小的普普身上停住:“小鬼,乱说什么呢!”

    普普道:“你不信的话,我们给你看相机。朝阳哥哥,你回去拿一下吧。”

    张东升眯着眼看着那个叫“朝阳哥哥”的人,没有说话。

    朱朝阳犹豫一下,转身飞奔回家。张东升手指轻轻敲打着车门,故作一副镇定的模样。见两个小孩只看着他,没说话,他也紧闭着嘴,一语不发。

    等了十分钟,气喘吁吁的朱朝阳手里拿着一个相机,跑回来,没到跟前,普普就拉住他,三人走到间隔张东升三四米外的距离,普普警惕地看着张东升,低声对朱朝阳道:“还有电吗?”

    “不知道,试一下。”

    打开后,电池显示只剩一格,这相机跑电很快,他们知道撑不了几分钟,普普连忙对张东升道:“你看仔细了。”

    她身体隔在张东升前,朱朝阳点开视频,举着相机,把显示屏那一面对向张东升。张东升紧闭着嘴,眼睁睁地看着视频中出现他推翻岳父岳母的那一幕。当时他杀人时,已经注意过周边,平台上没有人,只记得远处凉亭里三个小孩自顾自玩耍着,也没朝他那边看,他做梦都想不到,这一幕,却会被三个小孩恰巧用相机录了下来。

    他眉头一皱,满眼怒火,向前一步,朱朝阳抓起相机就向后飞奔,一口气跑出十多米,见张东升立在原地,没有追来,这才停下脚步。

    张东升瞪着普普,狠声道:“你们想怎么样?”

    普普道:“卖给你。”

    “卖给我?”他吃了一惊。

    普普道:“对,我们把相机卖给你,你给我们钱。”

    张东升微微迟疑片刻,他怎么都想不到三个小孩竟会想着把这个足以致他于死地的相机卖给他,思索下,便道:“这里大街上,人太多,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普普问他:“去哪里?”

    “我带你们找个人少点的咖啡厅,怎么样?<u></u>”

    普普转身对两人道:“你们觉得呢?”

    丁浩挠挠头:“我不知道。”

    朱朝阳思索着道:“这里确实不方便细说,换个地方也好,不过,我先把相机拿回去放好。”

    张东升冷冷瞪了眼朱朝阳,咬咬牙,却也没直接表示反对,说:“好,要不你们俩先上车等着,我们这样一直站在大街上,不太好。”

    丁浩拉过两人,小声道:“上了他的车,他会不会把我们……”

    普普谨慎地点头:“有可能。”

    朱朝阳却摇摇头,道:“不会,大白天的,大庭广众下,他敢把我们怎么样?我觉得一直站在车旁确实不妥,你们先上车,我回家把相机放好就赶回来。他没拿到相机,不敢把我们怎么样的。”

    <h3 class="ter h3">27</h3>

    普普和丁浩坐在后排座位上,张东升转过头朝他们和善地笑了笑,问:“你们叫什么名字?”

    普普打量了他一眼,沉默片刻,吐出两个字:“普普。”

    丁浩见她开口了,也回答道:“我叫丁浩。”

    “还有一位小伙伴呢?”

    丁浩道:“朱朝阳。”

    张东升笑着继续问:“你们都是念初中?”

    丁浩点点头,普普没有任何反应。

    “你们在哪个学校上学?”

    普普继续默不作声,丁浩回答道:“没有学校。”

    “没有学校?”张东升以为他们对他保持警惕,所以故意不说,又问,“你们家住哪里?”

    “我们现在在……”

    丁浩又要回答,被普普手一拉,立刻停下,一脸警惕地盯着张东升:“和你没关系。”

    “好吧。”张东升抿抿嘴,感觉这个年纪最小的小女孩是最讨厌的一个。

    接着,他又试图问出三个小鬼的更多信息,可是普普始终很警觉,守口如瓶,他只好作罢。等朱朝阳回来后,张东升开车带他们到了一个几公里外的偏僻咖啡厅,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位子,招呼他们坐下:“三位小朋友,想吃什么喝什么,随便点。”

    来到咖啡厅后,丁浩感觉放松多了,听他这么问,顿时来了兴趣:“都有什么好吃的?”

    张东升把点菜单挪到他们面前,三人点了一堆吃的喝的,反正不用他们掏钱。

    张东升见他们的模样,心想小孩毕竟只是小孩,思索片刻,笑眯眯地看向他们,道:“你们那天刚好在山上的凉亭里玩?”

    朱朝阳道:“对,要不然就不会拍下来了。”

    张东升微微眯了下眼:“你们什么时候发现里面那一段的?”

    朱朝阳道:“那天下午回来就看到了。”

    “嗯……那么,这件事除了你们三个外,还有人知道吗?”

    “没有了。”

    “你们父母呢?”

    朱朝阳道:“他们都不知道。”

    张东升目光在朱朝阳脸上停留了几秒,似乎在判断他说的是不是实话,过片刻,又道:“你们为什么没告诉父母?”

    “我妈妈不在家。”

    “你爸爸呢?”

    朱朝阳犹豫一下,道:“总之,他也不知道。”

    “哦。”张东升不甘心地撇撇嘴,转向普普和丁浩,“你们爸妈呢?”

    丁浩鼻子哼了声,没说话。普普面无表情地道:“都死了。”

    “都死了?”张东升半信半疑问,“那你们平时怎么生活?你们三人是什么关系?”

    普普冷漠地回答:“这跟你没有半点关系。”

    张东升眼中闪过一抹怒火,但转瞬间又变为温和,继续问:“你们看到这段视频后,为什么没把相机交给警察?”

    普普冷笑一声,很直接地说:“因为准备卖给你。”

    张东升一愣,笑了笑:“你们为什么这么想把相机卖给我?你们怎么知道我会买?”

    普普冷声道:“你开宝马车,你很有钱,可是如果你不买相机,我们交给警察后,你再有钱都是一个死字。”

    一个小鬼竟敢对他进行赤裸裸的威胁,张东升顿时大怒,咬着牙齿,瞪着她,一副要吞了对方的模样。丁浩吓了一跳,手上的鸡翅差点掉下来,身体本能地向沙发里缩去。普普则毫不畏惧挺直身体,回望着他。面对这种氛围,朱朝阳鼓起勇气,也挺了下身体,试探地问了句:“你到底要不要买相机?”

    张东升眼角微微一眯,转向了朱朝阳,逐渐收敛起怒容,道:“我给你们每人两千,你们把相机给我,怎么样?”

    朱朝阳摇头道:“太少了,不够。”

    “那你们想要多少?”

    三人之前并没想到今天会在路上碰到杀人犯,所以也没具体讨论过该问他要多少钱。

    朱朝阳只好道:“我们商量一下。”

    他把两人叫到一旁,低声问:“你们觉得拿多少钱合适?”

    丁浩琢磨着道:“怎么也得一人五千吧,这样我和普普凑成一万,那就差不多了。”

    朱朝阳道:“钱我不要,全部给你们,我没地方放。”

    丁浩睁大眼睛道:“这么多钱你不要?”

    “我如果被我妈发现有这么多钱,一定以为是我偷来的,你们俩能过得好,我也开心。”

    丁浩感动道:“可是你把钱全给我们,我们心里也会过意不去的。”

    “没关系,我毕竟还有家,你们却无依无靠。”朱朝阳眼眶红了下,“我们是好朋友,对吧?”

    普普原本冷冰冰的脸上,也隐隐泛着红光:“对,朝阳哥哥,耗子,我们永远是好朋友。”

    丁浩又装大哥哥模样,笑着在两人的肩膀上各拍上一拍,道:“好吧,我们去跟那人说吧,相信一人五千,他肯定会给的。”

    朱朝阳迟疑道:“会不会太少了点?”

    “少?一共一万五,很多了呀!”

    普普思索下,道:“对我们也许很多,对他也许是很少的。嗯……朝阳哥哥,你觉得我们俩如果没有收入,要生活到十八周岁,需要多少钱?”

    朱朝阳思索下,道:“如果耗子一直找不到工作,你们俩……我算算我的,我每个月各种费用平均下来要花五百,一年是六千,加上其他各种开支,大概一年一万多一点,以后上大学了肯定更多。这样算下来,你们俩到十八周岁,一个人大概需要五六万。”

    普普道:“你有家,我们没地方住,算起来还要更多。”

    朱朝阳点头:“租房子这也是一笔大开销。”

    普普冷静地思考了片刻,抬头道:“我想好了,我们就说一人十万。”

    “一人十万!”丁浩倒吸一口气,瞪大了眼睛,“一共三十万!天呐,我手里拿过的,最多就是偷了那个死胖子钱包,拿的四千多块钱。三十万,他怎么可能会花三十万买个相机?”

    朱朝阳因为朱永平很有钱,所以他对钱的概念比两人更清楚,他想了一下,道:“我觉得普普的要求也不过分,他会接受的,他那辆车就好几十万了。”

    普普道:“那就这么定吧。”

    在丁浩的目瞪口呆中,三个小孩重新回到座位上。

    张东升笑着说:“怎么样,商量得如何?”

    普普很冷静地点点头:“商量好了。”

    “那么,给你们多少钱,把相机卖给我?”

    普普道:“一人十万。”

    张东升口里的那口咖啡差点喷了出来,咬牙道:“你们没搞错吧,一人十万?”

    普普很平静地回应他:“没错,就是一人十万,不能少。”

    “你们要这么多钱干吗?你们不怕被家里其他人知道?你们区区小孩,闹出这么多钱,你们怎么解释是哪里来的?”

    普普道:“这个不用你管,我们不会让其他人知道的。”

    朱朝阳接口道:“对,你放心好了,钱给我们后,我们一定马上把相机给你,保证这件事永远不会告诉任何人。”

    张东升拿起咖啡喝了一口,随后向后躺去,手捂着嘴巴,眯眼打量着这三个毛都没长全的小鬼。

    三十万!别说他压根没这么多钱,他的钱都是徐静管着,就算他真有这些钱,他也绝不会拿出来跟这三个小鬼做交易。因为一旦三个小鬼乱花钱,被家长或是什么人知道了,一问,问出来是他给的,再问为什么给这么多钱,罪行马上暴露。

    过了半晌,张东升吐口气,道:“这样吧,我给你们一人一万,一万块钱你们自己花掉了,或者藏起来了,家里人也不容易发现。”

    丁浩望着他们俩道:“我觉得差不多了吧。”

    张东升朝丁浩笑了笑,觉得这个个子最大的小孩,反而最好说话。

    普普没有理会丁浩,而是直接摇头:“一人十万,少一分相机就交给警察。”<u></u>

    张东升脸上的表情瞬间一扫而空,眼角收缩起来,虎视眈眈地盯着普普,如果不是在公共场所,他真恨不得立刻把普普杀了。

    朱朝阳面对这个杀人犯瘆人的眼神,手心也在颤抖。唯独普普表现出丝毫不惧的模样。

    张东升冷笑道:“既然你们要这样,行吧,你们把相机交派出所吧,不用卖给我了,我不要,也买不起。”

    朱朝阳谨慎道:“你买得起,你的车就值几十万了。”

    张东升冷哼道:“那不是我的车,别人的。你们不用跟我说了,我只能出到一人一万,多一分没有,你们爱找谁找谁。”他把头别了过去,不去搭理他们。

    丁浩连忙道:“一万就一万,成交了。普普,你看呢?”

    “你闭嘴!”普普骂了丁浩一句,不想理这个不按他们商定计划执行的家伙,直接站起身,道,“朝阳哥哥,我们走吧,我们去派出所,也许警察叔叔会给我们奖励的,说不定也有几万。”

    她拉着朱朝阳就准备走,丁浩在一旁追着急道:“别呀,一共三万也挺好的啊。”

    普普和朱朝阳都不理他。

    眼见他们真的要走,张东升只好叫了句:“等一下,你们先回来坐下。”

    三人又坐回位子上,普普冷笑着说:“你不是说多一分没有吗,我们是少一分不卖,还有什么事吗?”

    张东升满脸怒容,但面对咄咄逼人的对手,他无可奈何道:“我家这几天还在办丧事,我手里暂时也凑不出这么多钱,等过几天行吗?”

    普普道:“可以,但要快一些。”

    “好,等我家里忙完,把钱筹好,就给你们,你们没银行卡吧?到时我直接取现金给你们。你们住哪,我怎么联系你们?”

    丁浩道:“我们现在住在——”

    朱朝阳深怕杀人犯知道自家住址后,后患无穷,连忙制止住他,急道:“不能告诉他!”

    张东升道:“那我怎么联系你们?家里电话有吗?”

    朱朝阳关于家里的信息,半点都不敢让他知道,便道:“你不用联系我们,我们会联系你,你电话多少,我们记下来,过几天打你电话。”

    张东升微微迟疑片刻,取过一张便签,写下手机号码交给他们,又道:“我家里明天出丧,你们后天可以打我电话。”

    朱朝阳点头道:“行。”

    “不过在这期间,关于相机和我们之间的事,你们一定要保密,对任何人都不能说,包括你们家长。”

    “我们肯定不会说。”

    “好,那今天就这样,需要我送你们回家吗?”

    朱朝阳摇头:“不需要。普普,耗子,我们走。”

    他们刚走出几步,丁浩又折返回来,对男人道:“能不能先给我们一些零花钱?”

    张东升看着他,问:“你要多少?”

    “几百。”

    张东升抿抿嘴,无奈地从钱包里掏出六百块钱递给他。他说了声谢谢,很开心地走了。瞧着三个小孩的背影,张东升躺在沙发里,嘴鼓着,手紧紧握成了拳。

    三个小鬼头敢来敲诈他?哼!

    <h3 class="ter h3">28</h3>

    从咖啡馆出来后,朱朝阳带着两人一路狂奔,就近从一条巷子穿了进去,又拐了几个弯,来到一条他也不知道名字的马路上,这才停下来,大口喘着气。

    丁浩抱怨道:“你跑什么呀?”

    朱朝阳道:“我怕那人跟踪,万一被他知道我们住哪,就惨了。”

    “知道又会怎么样?”

    朱朝阳冷哼一声,看着丁浩,问:“你就不怕他杀了我们吗?”

    “杀我们?不至于吧。”

    普普撇撇嘴,斜视着丁浩:“耗子,你实在太笨了。”

    “我又怎么啦!”

    “我们说好一人十万的,那人说一人一万,你居然就屁颠屁颠答应了。”

    丁浩羞愧地挠头:“我这……我这不是看他不肯掏这么多钱嘛,一人一万也不错了。”

    “这明显就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而且这是我们三人商量好的价钱!你这样,跑去打工也一定被人骗,本来一千块的活,人家给你一百块你也干了。”

    丁浩不满道:“这完全不是一类事好吧!我刚刚看他的样子,他说顶多出三万了,我怎么知道他最后又会同意三十万。”

    “朝阳哥哥刚才不是说了,他开的车就值几十万,这是要他命的东西,他怎么可能不付钱?”

    朱朝阳也道:“耗子,你刚才太急了,说实在的,三万块真不够你们接下去几年的花销的,你们至少要找个地方住,要吃饭穿衣服,还要想个办法上学,对吧?”

    见两个人都说他,丁浩只好道:“好吧好吧,算我错了,下回我都听你们的,我不拿主意了,这总成了吧。”

    普普哼了一声,转过头去。

    朱朝阳道:“好啦,都别生气了。我们得为接下来的事,认真筹划一个具体的方案。”

    “方案!”丁浩握起拳,兴奋地说,“听起来很刺激的样子,就像电视里那样?”

    朱朝阳很认真地说:“对,可是我们不是在拍电视。现在开始我们就不是小孩了,我们要像成年人一样做计划,要想出万无一失的方法,因为我们要和一个杀人犯做交易,这件事很危险,明白吗?”

    丁浩道:“我早就不是小孩了。”

    普普鄙夷地望了他一眼,重复刚才的话题:“你太笨了。”

    丁浩只好低头闭上嘴。

    朱朝阳咳嗽一声,缓和气氛,看着他们俩,道:“刚刚你们害怕吗?”

    丁浩摇摇头:“一开始看到那人有点紧张,后来也没什么好怕了。”

    “咖啡馆里他瞪我们的时候呢?”

    “那时有一点点紧张啦,不过他不可能打我们的,我肯定,所以我不怕他,哈哈。”

    普普鄙夷地望他一眼,再次重复刚才的话题:“那是因为你太笨了,笨蛋是不懂害怕的。”

    “哼!”丁浩咬咬牙。

    朱朝阳转向普普:“你呢,你害怕吗?”

    原本他们俩都以为普普一定会说“这有什么好怕的”,因为刚刚男人露出凶相时,只有普普毫不畏惧地跟他对视,他们俩都各自胆怯了。谁知普普此时此刻突然像变了个人,缓缓点点头,目光中流露出来小女生的柔弱:“我怕。”

    丁浩奇怪道:“可你刚才好像一点都不怕呀?”

    普普皱了皱眉,表情恢复成了一如既往的冷漠:“你越害怕,别人就越知道你好欺负。只有不怕,别人才不敢对你怎么样。”

    朱朝阳不由赞叹道:“普普,你真勇敢!”

    普普目光瞧着远处,幽幽道:“以前我爸爸刚被枪毙时,同学笑我打我,我都不敢还手。后来有一次我跟她们拼了,她们再也不敢惹我了。”

    丁浩道:“朝阳,那你刚才害怕吗?”

    朱朝阳笑了笑:“害怕也是有的,不过这件事肯定要去做的,害怕也只好克服了。”

    普普看着他:“朝阳哥哥,谢谢你。”

    朱朝阳微微脸红:“谢我什么?我们是好朋友嘛。”

    丁浩拍了下手,道:“好吧,那么接下来我们的这个方案,是什么样子的呢?”

    朱朝阳道:“先回家再慢慢筹划,还有两天时间,我需要好好想出一个确保我们安全,又能拿到钱的办法。不过我们现在回家要小心,千万不要被那个人跟踪盯上了。”

    三人沿着路往前走,找到一个公交站,看了看,没有直达车,只能先坐到主城区,然后再搭上回家的公交车。为避免被杀人犯跟踪,朱朝阳带他们在目标站的前一个站就下了车,然后拐进了胡同里,最后穿来穿去,回到自家楼下。

章节目录

坏小孩·推理之王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7作品集只为原作者紫金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金陈并收藏坏小孩·推理之王2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