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3 class="ter h3 ttop">54</h3>

    朱朝阳冲下楼后,一口气跑出了几十米,扶着一棵树大口喘着气。

    头顶盛夏的骄阳带来一阵阵的热浪,他感觉快要窒息了,身体仿佛要炸开。他狠狠一拳打在树上,头缓缓地靠在了树干上。

    “对不起。”一个轻轻的声音传进他耳朵。

    朱朝阳回过头,看到普普正低头抿着嘴向他道歉。他深吸了口气,狠狠地吐出几个字:“你为什么不帮我?”

    普普看了他一眼,又把头低下:“我觉得你不应该那样想。”

    “你答应过我,今天你一定会站在我这边说话!”

    “那是因为我根本没想到你会说杀了你爸爸。如果你要报复婊子,我同意,可是,他毕竟是你爸爸。”

    朱朝阳冷声道:“他已经不是我爸了。”

    普普抬起头,直直地看着他眼睛:“不管你怎么想,他永远都是你爸爸。如果你真杀了他,你会后悔一辈子,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不可能,他死了,我会很开心,我这辈子都会很开心。”

    普普咬了咬牙,突然大声道:“那是因为你根本没真正失去过爸爸!”

    朱朝阳一愣,看着普普的模样,她眼眶很红,不过没有眼泪,突然间他有种想去圈住她肩膀的冲动。

    普普吸了口气,语调又转为了平淡:“你觉得耗子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他平时是不是每天嘻嘻哈哈的样子?”

    “对啊。”

    “那你知不知道他经常晚上做噩梦,大叫着醒过来,然后又缩在被子里一声不响,虽然他从没说过,但我早就知道了,他那是在哭。”

    朱朝阳脸色变了一下。

    普普极为认真地看着他,过半晌,叹了口气,用一种复杂的语气说:“你比我们好多了,你为什么还想着要变成第三个我们呢?”

    “我……”朱朝阳突然间感觉喉咙肿大得发不出声。

    “那一回小婊子的事,根本不是出自你最开始的本意,是意外。可是现在,如果你真打算这么做了,那就不一样了。如果你被抓住,你妈妈就剩一个人了。”

    朱朝阳咽了下唾沫,还想坚持:“可是婊子那样对我和我妈,我爸却还那样维护她。”

    “你爸是个自私的人,可他还是你爸。”

    “哼。”

    普普撇撇嘴:“其实你和你妈的遭遇,就当是和小婊子的事扯平了。你没有被警察抓走,只不过受了大婊子的报复。大婊子也被警察抓过了,她以后不会再来找麻烦了。不管你爸以后怎么样,即便他再也不来关心你了,你和你妈妈照样能够生活下去啊,为什么非要报复呢?你成绩这么好,以后肯定能上很好的大学,找到很好的工作,赚好多好多钱,比你爸更多,到他老了,看到你的厉害,他会后悔以前没好好对你。这样不是最好的结果吗?”

    朱朝阳低下头,默默地思索了片刻,长长叹了口气,朝普普勉强笑了下:“谢谢你。”

    普普抿着嘴微笑:“你想明白了?”

    “我再想想吧。”他苦笑一下,道,“你一直站在太阳底下热不热?为什么不过来?”

    普普做了个鬼脸:“谁让你刚才表情像是要吃人的样子。”

    “可是你谁都不怕的呀,你就怕我吗?”

    普普脸红了下,什么话也没说。

    “好啦,我们回去吧。”

    <h3 class="ter h3">55</h3>

    “什么,朝阳找张叔叔,要杀了他爸和大婊子?”丁浩这一次总算知道这是正经事,关掉了游戏,转过身认真地听着普普讲早上的事。

    “对,”普普点点头,“大概是婊子几次三番弄他,他实在气死了。”

    “可是,无论怎么说,他也不能有杀了他爸的想法啊。”

    “是的,我也这么觉得。”

    “你劝过他没有?”

    “劝了,暂时劝住了,不过我看他可能还没彻底回过神来。”

    “嗯……”丁浩皱眉想了想,道,“我们下午一起去找他谈谈。”

    普普鄙夷地瞧着他:“你今天总算能不玩游戏了吗?”

    丁浩辩解道:“我就偶尔玩一下嘛,兄弟出事了,我这不就打算赶去了嘛。”

    普普冷冷地说:“我觉得你应该对那个男人提高一些警惕,现在交易还没完成,你不要一口一个张叔叔叫得这么亲密,好像他真的是你叔叔一样。”

    丁浩撇撇嘴:“我觉得他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坏,他送了我电脑,给你买了书,他毕竟是老师,还是蛮关心我们的。”

    普普白了他一眼:“他这是收买人心。”

    “应该没必要吧,他也没有说让我们把相机便宜点卖给他啊?”

    “总之你小心点,朝阳说这个男人其实很阴险。”

    丁浩摇摇头:“不至于。”

    普普郑重道:“反正你注意着,我们和朝阳的所有事,决不能透露给他知道,否则他就知道我们不敢把相机交给警察,到时主动权全在他手上了。”

    丁浩挥挥手:“放心吧,这点分寸我有,毕竟我是你大哥,阅历上你和我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啦,哈哈。”

    普普无奈地撇撇嘴。

    两人收拾了一会儿,正准备出门吃饭,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普普趴到猫眼上看了看,发现是那个男人,她思索了一下,打开门,让他进来。

    张东升一手拎着一个全家桶,一手拎着几瓶可乐,把东西往桌上一放,道:“你们还没吃饭吧,我给你们买了点吃的,顺便带了几瓶冰可乐,解解暑。”

    丁浩立刻两眼放光:“哇,哈哈,谢谢叔叔。”

    张东升朝他笑了笑,又把目光投向了普普,普普似乎对他带的东西完全无动于衷,自顾自地在桌旁站着,就像前几次他来时一模一样。

    丁浩这小鬼还是蛮好哄的,知道他喜欢玩游戏,给他带了电脑后,他就一直喊他叔叔。只不过这小鬼好像也挺聪明,每次吃他的喝他的玩他的,可当他试探三个小鬼背景情况时,他就开始装傻充愣了。

    普普呢,似乎水火不进,每次买东西过来时,她顶多说句谢谢,此外几乎都不说话,警惕性很高。

    原本一开始他把房子给两人住,一方面是担心<bdo>.99lib.</bdo>他们如果自己在外找房住,万一出了什么事,譬如房东看两个小孩租房,报告给警察,就难处理了;另一方面他当时想在房子里装监控录音设备,来了解这三个小鬼的底细。不过正因为看到普普警惕性这么高,甚至有一次趁他们外出,偷偷进来找相机,发现柜子上塞了条毛线,看得出这几个小鬼心眼很多,于是只能作罢。

    “普普,你也来吃,别客气。”张东升看着丁浩狼吞虎咽的样子,笑了笑,招呼普普。

    丁浩也道:“对,普普,你也吃点,面包还是容易消化的。”

    普普面无表情地看着张东升:“叔叔,你来是因为朝阳的事吗?”

    张东升愣了一下,被普普第一句就戳穿了想法,只好承认:“嗯……朝阳家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

    “可是他都想着把他爸杀了。”

    “他只是一时冲动,已经好了。”

    张东升无奈地笑了笑:“嗯,那就好,你们再好好给他做做思想工作吧,如果他还是有困惑,让他来找我,我毕竟是老师,懂得开导人。”

    “我知道了。”

    见普普一副和从前一样守口如瓶的样子,张东升心中气恼,不过脸上还是挂着笑容,又给了他们几百块生活费,就离开了。

    <h3 class="ter h3">56</h3>

    下午,普普和丁浩一起去了新华书店见朱朝阳。

    一见面,丁浩就亲热地圈住他脖子,带到一个角落,拍拍他肩膀,道:“好兄弟,普普把事情都跟我说了,我说你也太冲动了吧,怎么会冒出来这么可怕的想法呢。再怎么样,你还有个家,你还有妈妈,绝对不能再这样想了啊。”

    普普也道:“对,你爸妈虽然离婚了,但他们都还在的,你没有体会过他们都死了的那种感觉。”

    丁浩接口道:“我觉得普普说的挺对,大婊子找人泼了你大便,算是和你 63a8." >推小婊子的事扯平了,你就忍她一回又如何,如果再敢来,..你再报警,那样警察肯定要关她一阵子了。至于你爸,他要维护大婊子就随他去吧,你不还有妈妈吗?按我说,你爸护着大婊子是一时的,他早晚会向着你这边。你看啊,你毕竟是他儿子对不对,他就只有你一个儿子了。以前他不关心你,那是因为他怕大婊子,而且他还有个小婊子,他偏心,只疼小婊子。现在呢,就剩你一个了,他早晚会回心转意来关心你的。我估计等过了这一阵,他肯定会再偷偷联系你,再给你钱,一定比以前多。”

    朱朝阳哼了声:“他最近再也没打过电话给我。”

    普普道:“那<mark>?</mark>是因为他不好意思打给你,连续出了这么多事,他打电话给你,该跟你说什么呢?你就等着,过一段时间看看,过阵子,他肯定会趁大婊子不知道,偷偷联系你,给你钱的。”

    丁浩道:“对了,你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你有那种想法,万一传到你爸耳朵里,那他才会真的再不联系你呢。”

    朱朝阳深深吸了口气。

    普普认真地看着他,抿嘴道:“你怪我没站在你这边,其实,我一直站在你这边。”

    朱朝阳抬起头,和她目光对视了几秒,又看了眼丁浩,心中一阵暖意。他在学校没有什么朋友,幸好,现在有这两个朋友了。

    朱朝阳叹口气,默默地点点头,低声说了句:“谢谢你们。”

    丁浩哈哈一笑:“有什么好谢的,咱们是好兄弟,对吧。”

    “嗯,好兄弟。”他用力地点点头。

    三人一起笑了起来。

章节目录

坏小孩·推理之王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7作品集只为原作者紫金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金陈并收藏坏小孩·推理之王2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