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惊羽也是这个打算,即便冷晨有金针,她也不敢让丫丫的用,她的金针可都是消过毒的。

    她从纳戒取出金针递到冷晨手里。

    冷晨接过金针,便开始为凤丫丫施针。

    凤惊羽就在一旁看着,她紧紧的握着凤丫丫的小手,眼中带着戒备,丝毫不敢松懈。

    万一这个臭老头心怀不轨……

    她眼底闪过一丝寒芒。

    她定会让这个臭老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令凤惊羽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臭老头真有几把刷子。

    他施针的手法格外巧妙,有几处穴位是她都没有想到的。

    看来在水牢那番话并非是他胡诌的,他也是个行家。

    偌大的房间安静的只剩下几道呼吸声。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冷晨才收起凤丫丫身上的金针。

    他面带疲惫,额上细细密密布满汗珠,可见施针的过程并不轻松。

    “多谢前辈了。”凤惊羽看得出来,冷晨并没有耍什么阴谋,她对着冷晨盈盈一福。

    冷晨没有开口。

    “丫丫你觉得怎么样?”凤惊羽十分担忧的看着凤丫丫,她抬手落在她的脉搏上。

    “娘亲,我很好。”凤丫丫冲着凤惊羽甜甜一笑。

    旋即她十分有礼貌的看着冷晨说道:“谢谢老爷爷。”

    冷晨十分受用,他给了凤丫丫一个笑容。

    手指搭在凤丫丫脉搏的那瞬间,凤惊羽不由得微微一怔,旋即她眼中一亮。

    丫丫的脉搏相较之前沉稳有力了许多,这个臭老头果然压制住丫丫体内的毒性,希望真能如他所言,让丫丫这半年内不再受毒发之苦,也为她多争取一点时间。

    “凶丫头怎么样?”冷晨挑眉看着凤惊羽说道,他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得意。

    就差来一句:“你还不赶紧夸夸老夫,哭着求着做老夫的弟子!”

    “丫丫的情况见好,多谢前辈了。”凤惊羽起身,她郑重其事的对着冷晨盈盈一福。

    冷晨见此,他眉头一挑,这就完了吗?

    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凤惊羽,看的凤惊羽一头雾水:“前辈还有什么吩咐吗?”

    “没有。”冷晨面色一冷,怎么跟他预想的不一样。

    施针过后,得休息一会才能起身,凤惊羽怎会不知这个常识,所以她并没有着急带着凤丫丫离开。

    她给凤丫丫掖了掖被角,笑盈盈的看着她,轻轻的替她拂去额前的碎发。

    凤丫丫也笑眯眯的看着她。

    母女二人全然把冷晨给忽视了。

    “咳……”冷晨轻咳一声,强调了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凶丫头,如今你该把解药给老夫了吧!”冷晨冷眼看着凤惊羽说道,别以为他不知道,她给他的那颗丹药是做了手脚的。

    “有道是防人之心不可无,请前辈见谅。”他要是不提,凤惊羽险些忘了这茬,她从容不迫的起身,从纳戒取出解药递给冷晨。

    “哼。”冷晨冷冷一哼接过凤惊羽手中的丹药服下,他活了这么久,还没有见过给别人下毒,还如此理直气壮的人。

    “我这点小毒,想必就是没有解药,也奈何不了前辈。”凤惊羽本想夸夸冷晨。

    “咳咳咳……”怎料听了她这话,冷晨竟被解药给卡住了。

    一点小毒,她也好意思这样说。

    奇毒排行榜上第四的追魂散,什么时候成了名不见经传的小毒?

    服下追魂散之后,两个时辰内若是没有解药,便会筋脉惧断,七窍流血而亡。

    他就是知道解药的炼制方法,不得找药炼制,其中有两味药,可不好找。

    这个凶丫头的心可真黑。

    凤丫丫休息了一盏茶的功夫,她彻底无恙之后,凤惊羽才将她扶了起来。

    “谢谢老爷爷。”凤丫丫再次向冷晨道谢,她也觉得身体松快了不少。

    “小丫头你以后可不要学这个凶丫头。”冷晨扫了凤惊羽一眼,他笑眯眯的看着凤丫丫说道。

    “老爷爷你这话可就说错了,你没听过有其母必有其女。”她这话噎的冷晨嘴角一抽。

    这话貌似也没问题。

    “丫丫说的对。”凤惊羽含笑牵过凤丫丫的小手,向冷晨告辞:“前辈,我们就此别过。”

    冷晨微微颔首。

    凤惊羽牵着凤丫丫转身离开。

    眨眼之间她们已经走到了门口,眼见她们就要离开。

    冷晨突然想起了什么:“且慢。”

    凤惊羽与凤丫丫扭头朝冷晨看去。

    “前辈还有什么吩咐吗?”凤惊羽面带疑惑的问道。

    “那个……”冷晨面皮有些僵硬,似有些不好意思。

    “前辈若没有其他事,我们就先告辞了。”凤惊羽开口说道。

    “你们走的时候记得把房钱付了。”冷晨将憋在喉咙的话说了出来。

    “呵……”凤惊羽一下子笑了起来,她淡淡的扫了冷晨一眼:“我还以为老前辈,看不上那些俗物呢?”

    她和丫丫在藏宝库搬东西的时候,冷晨虽然没有开口,可那小眼神里尽是鄙夷。

    “老夫又不修仙,难道不用吃饭吗?”冷晨脸上挂不住了,他没好气的说道,这个凶丫头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尊老爱幼。

    再说了她们两个人可是把整个藏宝库都给搬空了,还差这点小钱吗?

    亏他以后还准备罩着她们两个人呢!

    他若不是被那个逆徒给算计了,丢了纳戒,身无长物,哪里还用得着她们。

    “老爷爷,你这样做可不对哦!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凤丫丫奶声奶气的说道。

    冷晨嘴角一抽,一脸的尴尬。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他冷冷一哼,背过身去再不看凤惊羽与凤丫丫一眼。

    凤惊羽也不多言,她牵起凤丫丫就走。

    她们一走。

    “好个一毛不拔的凶丫头,钱多的都快把自己给埋住了,还这么扣门,是属铁公鸡的吧!”冷晨端起桌上的茶灌了两口,压了压心中的火气。

    片刻,凤惊羽的声音响了起来:“老头,记住这些钱是我借你的,日后见了记得还我。”

    冷晨满意的笑了起来:“这还差不多。”

    紧接着店小二走了进来,他伸手递给冷晨两张银票说道:“客官,这些银票是那位姑娘让我转交给你的。”

    冷晨接过看了看,不多不少正好一千两银票。

    “凶丫头没想到你还挺有良心的,你放心吧!以后老夫一定会罩着你的。”冷晨将银票揣进袖兜,他心情十分的巴适,眯着眼睛说道。

    凤惊羽带着凤丫丫才出了客栈,她六识过人,冷晨的话一字不落的传入她耳中。

    她勾唇淡淡一笑。

    若非看着老家伙真有些本事,她才懒得搭理这个老家伙呢!

    此行真是满载而归啊!

    凤惊羽心满意足的笑了笑。

    她带着凤丫丫悄无声息的回到凤家。

    凰城,药王谷。

    自从被尹修救回来之后,凤惊澜便被关了起来。

    除了第一日尹修来看过她之后,便再也没有人来看过她,她仿佛被人遗忘了一样。

    她浑浑噩噩的躺在榻上,若非心中的仇恨支撑着她,她怕是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吱呀……”就在她以为,她要死在这里的时候,门突然开了。

    她木然的扭头看去,只见尹修走了进来。

    “师傅……”凤惊澜声音哽咽,不知为何她看着尹修的眼中,竟带着一丝隐藏的极好的恐惧。

    她的脸皮被凤惊羽给撕了,除了那双眼睛,她丑的跟鬼一样。

    尹修冷冷一哼:“小澜儿,你可知自己错在哪里了?”

    “徒儿不该瞒着师傅私自回北辰国,更不该与人比试炼药术,丢了我们药王谷的脸。”凤惊澜缓缓从榻上爬了起来,她颤颤巍巍的跪在尹修脚下。

    尹修俨然已经成了她眼中的救命稻草。

    她知道若想活下去,若想报仇,就必须的牢牢抓住尹修这个老东西。

    “你错了。”尹修居高临下的看着凤惊澜。

    凤惊澜有些茫然的看着他:“你错在心太急,还低估了自己的对手,所以才将自己搞成这幅不人不鬼的样子。”

    “师傅,都是徒儿的错,求师傅救救徒儿,徒儿日后定会好好侍奉师傅的。”凤惊澜痛哭流涕的抱住尹修的腿。

    “为师若不是为了救你,来这里做什么,起来坐下。”尹修面无表情的说道,明明他一袭白色衣袍,脸上的表情十分温和,可他的双眼却带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是师傅。”凤惊澜听话起身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为师给你重新找了一张脸皮,还是新鲜热乎的,你坐好忍着些,为师这就给你换上。”尹修说着从纳戒中取出一个玉盒。

    房中烛火摇曳。

    在凤惊澜的注视下,尹修伸手打开了玉盒。

    里面放着一张鲜血淋淋的脸皮。

    凤惊澜眼的一下子亮了起来,就是死她也不愿意做一个丑八怪。

    果然,师傅还是疼她的。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尹修便帮凤惊澜换好了脸皮。

    她从纳戒中取出铜镜,看着铜镜中陌生的自己,她努力扬了扬嘴角。

    这张脸虽比不上原来的自己,但容色也是上乘。

    兀的,她眼神骤然黯淡下去。

    即便脸好了又如何?

    凤惊羽那个贱人毁了她的灵根,她再也不能修炼了。

    “小澜儿。”尹修伸手在她脸上摸了一般,他笑眯眯的看着凤惊澜说道:“你不用不开心,你炼药的天分本来就不高,只要你好好侍奉为师,为师自会传给你一个法宝,你想要报仇不过是小菜一碟。”

    88小说网 duolong888.com,更新快,免费读!

章节目录

一胎六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7作品集只为原作者月下高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高歌并收藏一胎六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