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四<br>
<br>
  在他成为我的主人六个月零十三天后。<br>
<br>
  后半夜,我身上没表,不知道几点。<br>
<br>
  卫生间外面一阵沉重的脚步声,接着是电视机和冰箱被砸烂的声音,然后有人一脚踹开我的房门。<br>
<br>
  我的主人走了进来。<br>
<br>
  他摇摇欲坠地摸开电灯,照亮自己惨白的脸。但是,照旧肥胖和猥琐——对不起,这种时刻不该如此形容我的主人。这回他没有散发酒气,跌跌撞撞地坐到我身上,对面镜中的目光告诉我——他的头脑非常清醒,比任何时候都更清醒。他知道自己变得一无所有,一夜之间成了穷光蛋,还背着几千万的债。<br>
<br>
  他目光呆滞地看着镜中的自己,似乎看到一具压满钞票的尸体,随之发出一声绝望低吼。慢动作地站起来,抚摸我的头和身体,就像抚摸他的小情人,抚摸那身年轻白皙光滑的肌肤——她永远不会回来了,说不定正躺在另一个怀抱里。<br>
<br>
  对我抚摸了许久,他才满足地转身,打开浴缸水龙头。他安静地坐在浴缸边,腆着快要撑破的肚子,看着热水一点点往上涨……。<br>
<br>
  很快,卫生间烟雾缭绕。异常朦胧。只见他脱下一件件衣服,直至全身赤裸裸的,像刚出炉的肯德基。<br>
<br>
  当浴缸水差不多要溢出来时,他轻轻关掉龙头,竟有些姿态优雅地坐了进去。整个人浸泡在热水中,那身白肉烫得发红,表情却很是享受。浴缸太过庞大,几乎能够潜泳,只把鼻孔露出水面。<br>
<br>
  享受片刻,他缓缓坐起来,伸手摸索四周,找擦身毛巾?我要是有手就给他递过去了。<br>
<br>
  然而,他摸到的是一把剃须刀。<br>
<br>
  不是电动剃须刀,而是带着锋利刀片的剃刀——上个月带着小情人去欧洲买回来的。<br>
<br>
  他平静地看着黑色刀片,将它从刀架上卸下来,放在眼前晃了几下。蒸汽让我看不清他的眼睛,只看到刀片锋刃闪烁的寒光。<br>
<br>
  如果,我有嘴巴,一定会大声尖叫起来。<br>
<br>
  我有嘴巴吗?我没有。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我的主人,看着这个已经一无所有的胖子,用自己的右手拿着刀片,用力割开自己左手的手腕。<br>
<br>
  他很不会用刀,足足割了半个钟头,一会儿刺一会儿砍一会儿锯,就像对付一个打不开的罐头。<br>
<br>
  终于,主人惨叫一声,一抹鲜红的液体,从手腕飞溅出来,穿过水雾缭绕的空气,喷洒到浴缸里、瓷砖上,甚至天花板——有两滴溅到了我的脸上。<br>
<br>
  他在浴缸里剧烈挣扎,想要爬起来逃生,抑或后悔了自杀的决定?大概在潮湿闷热中困得太久,再加上体形肥大心脏负担太重,使得他无法动弹,就像手脚都被雾气绑了起来。<br>
<br>
  痛苦地目睹这惊心动魄的一幕,我却丝毫不能为主人做些什么。我恨自己只是一只马桶,一只会思考的抽水马桶,可是光会思考有什么用呢?我却没有任何能力去救我的主人!眼巴巴看着他要死在浴缸里,更没有能力向外.求救。<br>
<br>
  痛苦抽搐了数分钟后,他的喉咙开始痉挛,瞪大的眼睛甚为怪异,两只瞳孔变得如玻璃晶体,直勾勾地盯着我,似乎我才是杀人凶手。<br>
<br>
  他死了。<br>
<br>
  五<br>
<br>
  生活就是餐桌与茶几,摆满了餐具与杯具。<br>
<br>
  一阵阴影,从我的主人额头飘过,化作一团黑色烟雾,轻轻地吻了他的嘴唇。<br>
<br>
  我知道,那就是死神。<br>
<br>
  主人即将进入脑死亡的状态,大概正在和死神对话。最后他会想什么?大概是万分懊恼,因为他根本不想死,反而充满求生欲望。自杀对他而言只是一种表演,表演给自己看的一出戏。一旦这出戏危害到生命,他就会立刻回到求生的轨道上来。<br>
<br>
  可惜,他太胖了,闷热的水汽,使他丧失全部力量,无法从浴缸里站起来。<br>
<br>
  他不是割腕自杀死的,而是在泡热水澡的过程中,因为缺氧导致心脏病突发而死。<br>
<br>
  我知道他的心脏有问题,他和小情人一起洗澡时说过,全因为身上这层膘。<br>
<br>
  可怜的主人,他明明不想自杀,却还是被自己害死了。<br>
<br>
  他在想他的万恶的敌人?想他的躺在别人怀抱里的小情人?想他曾经辉煌发迹的过去?想他少年时代的纯洁初恋?想他童年与邻家小孩捉迷藏?想他刚出生时看到妈妈的模样?想他还在母腹里像一只小鱼儿的时光?想他的前世是否杀过太多的人?<br>
<br>
  死神,却容不得他想太久,挥一挥黑色的衣袖,带走了他全部的灵魂。<br>
<br>
  脑死亡。<br>
<br>
  他倒在渐渐变凉的浑浊浴缸中,像一只充足了气的皮球,鼓着肚子漂浮在水面。<br>
<br>
  浴缸里的浮尸。<br>
<br>
  水,不断化开手腕的伤口。血,死人的血,像黑红色的颜料,缓缓铺满一池的水。<br>
<br>
  我,静静看我的主人,看着他的血在浴缸中漂荡,看着他的皮肤变得惨白,看着他的身体变得僵硬,看着他的头发在水中竖起像变长了,看着他的眼球因失去血压而变成平面,看着他的瞳孔放大暗淡无光。<br>
<br>
  我想,他的脑干已经死亡了。真恶心!就连我这个每天接受污秽之物的马桶,也想再找个马桶拼命呕吐一番……<br>
<br>
  几个钟头过去,气窗外天色已经发白,我绝望地看着主人,看着他的皮肤从白变黑,那是死者血液凝结的缘故。<br>
<br>
  突然,我看到他的胳膊哆嗦了一下。<br>
<br>
  诈尸?就在我心惊胆战,但又无路可逃之时,主人的尸体又平静了下来。<br>
<br>
  原来,这是厌氧性的生理反应,死后数小时内肌肉仍会痉挛。<br>
<br>
  天,亮了。<br>
<br>
  而我的世界依旧暗无天日,只有一池浑浊血水,和一具肥胖僵尸,与我这只马桶相伴。<br>
<br>
  主人的手机响了,小沈阳的歌声充斥耳边,再也不能把那具尸体唤醒。<br>
<br>
  手机从上午响到下午,终于来了一条短信,洗脸台上的手机屏幕,闪出几行字——<br>
<br>
  老兄,怎么不接电话?你确实被骗了,但你的投资成功了!不但没有血本无归,反而净赚了一个亿!<br>
<br>
  抓狂。我为我的主人抓狂。这条该死的短信,为什么不早来十几个钟头?而这位净赚了一个亿的先生,正躺在浴缸里等待腐烂。<br>
<br>
  所谓宿命。<br>
<br>
  人有宿命,马桶也有宿命。<br>
<br>
  难道,我的宿命就是如此?守着一具尸体到天荒地老?<br>
<br>
  阿姨,你快回来发现尸体吧,将它从我身边拖走,免得让卫生间像个坟墓,让我像个倒霉的殉葬品!然而,到天黑也未见阿姨踪影,浴缸已开始散发臭味。<br>
<br>
  子夜,手机屏幕闪过一行文字,号码显示正是阿姨——<br>
<br>
  老板,我在乡下读书的儿子,因为学校危房<br>
<br>
  倒塌受了重伤,我紧急赶回乡下去了!非常对<br>
<br>
  不起!但我儿子快要死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br>
<br>
  候才能回来!请老板再请新的阿姨吧!<br>
<br>
  可怜的阿姨,即便作为一只马桶,我也心如<br>
<br>
  刀绞。<br>
<br>
  阿姨,快回去照顾儿子吧,至于我们的主人,我想我还可以忍受几天。<br>
<br>
  熬到后半夜,主人死亡已超过24小时,腐烂的过程已经开始。我想,应该先从我看不到的地方,比如那些肥大的内脏?还有……<br>
<br>
  六<br>
<br>
  第三天。<br>
<br>
  我彻底绝望了,没有人来救我,没有人来清理尸体,手机响了许多次后,终于筋疲力尽断电而亡。<br>
<br>
  臭味弥漫着卫生间,不知能否穿过紧闭的房门,传到外面的卧室与客厅,再飘出这套房子。这个楼层还有其他居民吗?可能有,可能没有。所以,我还得祈祷臭味继续往外飘,沿着逃生通道前往楼上和楼下,或者坐着电梯到底楼,把那些保安熏得晕过去,就会有人来救我了。<br>
<br>
  不过,死了一个人,十几层楼下能闻到吗?<br>
<br>
  第四天。<br>
<br>
  赤裸泡在浴缸里的主人,全身出现浮肿,口鼻中涌出许多泡沫,带着体内残存的血液,我身边的这池污水,变得更加肮脏不堪。<br>
<br>
  蛆,从主人的鼻孔里钻出来,它们大概是专门吃脑子的吧?不知什么时候能变成苍蝇。<br>
<br>
  GOD!<br>
<br>
  拿什么拯救你——我自己?<br>
<br>
  第五天。<br>
<br>
  没想到啊,没想到,我还能坚持到第五天而没有昏厥过去!<br>
<br>
  第六天。<br>
<br>
  我终于被臭味熏得昏迷过去了。<br>
<br>
  对不起,主人。<br>
<br>
  第七天。<br>
<br>
  晨曦透过卫生间的窗户,将噩梦中的我唤醒。<br>
<br>
  可惜,醒来依然是个噩梦。<br>
<br>
  于是,我又一次昏倒。<br>
<br>
  第八天。<br>
<br>
  我已经麻木了。<br>
<br>
  终日看着我的主人,由一个“人”的样子,渐渐变成“鬼”的样子,就像被强迫看一个慢镜头。我渐渐适应了与死者为伍,渐渐让自己相信,眼前的主人已不再是人,而只是一具臭皮囊,一堆无生命的骨头和烂肉,就像人类餐桌上的牛排与鸡块。对啊,如果你正在喝鸭血粉丝汤,是不会想象到鸭子被屠宰时的惨状,更不会想象鸭子的内脏被挖出来,用它小小身体里的血液,来满足人类邪恶的贪婪的食欲。<br>
<br>
  一旦把这些全都想通,也就克服了那种彻骨的恐惧感。<br>
<br>
  如果,我还有下辈子的话,如果,下辈子有幸不做马桶的话,我想做一名合格的法医。<br>
<br>
  两周之后。<br>
<br>
  我已对主人的尸体产生了审美疲劳。<br>
<br>
  可怜的他被世界遗忘了,亏得那些终日拍他马屁的家伙们,没有一个想来找找他?也亏得那些生意伙伴、投资兄弟,大概以为他已移民国外了?<br>
<br>
  除非是债主。<br>
<br>
  假设,他真的赚了一个亿,真是阴差阳错做了枉死鬼,当然没人来找他了——那些人盼着他早点死翘翘,好把他留下的钱分走一杯羹。<br>
<br>
  他没有亲人吗?没有父母兄弟姐妹?也许,在另一个城市?可是,那么久都没联系,他们不会着急吗?难道,他早已断绝一切亲情,或者亲情早就抛弃了他?这个可怜的胖子,好像一个孤独的流浪者,没人关心没人疼爱,人们只是关心他的钱,疼爱他的钱。<br>
<br>
  越发怜悯我的主人,却已完全不认识他的脸——蛆就像无孔不入的城管,一点点侵蚀主人最后摆出的小摊。腐烂的舌头伸了出来,那是腹部气体压力所致。他的身体从绿色变成红色,像一只被剥了皮的肥老鼠。他的牙齿和指甲都已脱落,沉淀在污浊的浴缸底部。<br>
<br>
  三周之后。<br>
<br>
  终于明白苍蝇为什么是苍蝇了,生于斯长于斯,自然适应于斯。就像我们马桶的职责就是处理人类污秽之物,自然也不会感到什么不适——尸体嘛,相处久了,也会习以为常。那些刺鼻的臭昧,也会被你的鼻子接纳,倒觉得香味或者无味难以忍受,这大概也是如今清官混不下去的道理吧。<br>
<br>
  我开始想象,如果永远没有活人进入这个房间,我将永远孤独地守着这具尸体,看着他被分解为最原始的分子,只剩下一具枯骨。浴缸里骇人听闻的污水,也将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挥发到空气中。不知道这个过程需要多久,可能一年可能两年,总有一天会看到浴缸见底——除非这栋楼、这座城市先于这池水毁灭。<br>
<br>
  四周之后。<br>
<br>
  我正在陷入哲学家的沉思,我的主人正在变成绿面人——尸体脂肪会变成绿色物质,就是所谓的“尸蜡”,看起来有些像草莓汁——他的小情人曾经坐在马桶上喝过。<br>
<br>
  突然,有人踢开卫生间的门,看起来像大楼的保安,一看到我和我的主人,便惨叫着昏迷了过去。<br>
<br>
  原来是楼上和楼下的邻居,闻到窗外飘来阵阵异味,又发现家里苍蝇成倍增多,向大楼物业投诉才发现情况。<br>
<br>
  一小时后,大队警察赶到这里,个个戴着口罩拧着眉头,作了详尽认真的现场勘察,最终结论为自杀。<br>
<br>
  只有我知道真相。
</p>

章节目录

马桶的自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7作品集只为原作者蔡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蔡骏并收藏马桶的自白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