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十六<br>
<br>
  我恨他。<br>
<br>
  我恨这个房子的主人。<br>
<br>
  虽然,他并不经常出现在此,也很少使用马桶。我也隐忍着不去惹他,忍受他的身体和灵魂,忍受他种种恶劣习惯,忍受他电话里说的罪恶勾当——因为,我有我的计划。<br>
<br>
  至于,我的新主人。我并不恨她,只是有些讨厌她,这个脸蛋美丽头脑白痴的年轻女孩。<br>
<br>
  有时,我对她还有些微弱的同情和可怜。但是,她无论如何都不能与我的上一位主人相提并论,就像母鸭怎能与天鹅同享一池,野草岂可同幽兰共处一室!<br>
<br>
  每当我想起这些,正巧她又坐在我的身上,我就会给她一些颜色看看。你们知道,我早已不是当年稚嫩不谙世事的小马桶了,我拥有一定的力量可以兴风作浪。我常常翻涌体内的液体,将脏水喷到她白嫩的下半身,惹得她提着裤子落荒而逃。我知道这样恶作剧不好,但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想看到我的新主人出糗的样子,才能稍微让我“杯具”的人生看到一些“洗具”。<br>
<br>
  我的新主人从此变得草木皆兵。但只要她住在这个房子,就不得不与我亲密接触,无奈之下只能全副武装,随手带着大量湿纸巾,每次使用我都如临深渊。而她的好运完全取决于我的情绪,稍有不爽便会发泄到她身上。有时我也反省自身,为何变得喜怒无常?我本是性情纯良的马桶,富有正义感和同情心,大概乜正是我的嫉恶如仇,我的一往痴情,最终无法融人人类的世界,也无法像他们一样冷漠无情。<br>
<br>
  马桶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人类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br>
<br>
  很快,我的主人就再也受不了了,经常被马桶弄脏倒也算了,最无法忍受这套公寓的是——闹鬼。<br>
<br>
  所谓鬼,并非腐烂于此的第一位主人,也非我深爱着的并死于我身边的第二位主人,而是我。<br>
<br>
  我无法忘却上一位主人,每当想起我的洛神我的维纳斯,每当想起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每当想起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每当想起她被杀害时的悲伤情景,我就忍不住泪水涟涟。<br>
<br>
  我的泪水,无法抑制的泪水,就在每个夜深人静的时刻,悄悄流淌出我的身体。就像深山中的泉水,就像丛林中的溪流,带着我的回忆和思念,不知另一个世界的她能否听到。<br>
<br>
  或许,她的灵魂就坐在我身上,对我微笑对我唱歌对我沉吟——她会不会后悔?后悔自己选择的这个男人?后悔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后悔自己无法选择父母和家庭?后悔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br>
<br>
  我,终于也学会了说话。不是人类的语言,而是我体内的各种零件,根据我的意念不停地摩擦。水箱是一种很好的共鸣器,发出类似管风琴的音色。只有幽灵能听懂我的意思,真正实现了与她的语言交流,我也真正明白了她的心——她也明白了我的心,是不是来得太晚了?<br>
<br>
  而在人类听来,这种声音无异于夜半鬼叫,通过水箱的共鸣回旋,仿佛冥界的交响音乐会,足以让任何人魂飞魄散,何况独自过夜的新主人呢?<br>
<br>
  终于,她向那个男人提出要求——把我换掉。<br>
<br>
  她说她已订购了一只新的马桶,全自动的日本品牌,可以给人最舒适的体验。<br>
<br>
  那个男人,我最恨的那个男人,他思考了半分钟后说,好吧,换个新马桶。<br>
<br>
  我明白,我的生命,很快就要终结了。<br>
<br>
  但是,在我粉身碎骨之前,我要完成我的计划。<br>
<br>
  十七<br>
<br>
  夜。<br>
<br>
  黑暗的卫生间,黑暗的杀人现场,黑暗的坟墓,黑暗的我。<br>
<br>
  我在等待,等待复仇的时刻来临。<br>
<br>
  天明以后,一只新的马桶,将运到这个房间。工人们会把我拆下来——那是文明的傲法,而野蛮的做法,是当场将我砸成碎片,清扫干净,装上新的马桶。<br>
<br>
  我并不可惜自己的死,只是可惜没有替我深爱的女人复仇,可惜没有替更多死去的生命,去惩罚那个邪恶的男人。<br>
<br>
  我在等待,黑夜降临这座城市,月光照耀狭窄的气窗,我等待那个男人来到这里,等待卧室响起他的声音,等待卫生间的门缝开启……<br>
<br>
  门,开了。<br>
<br>
  一线微弱的光,洒进黑暗的坟墓,惊醒我的<br>
<br>
  瞳孔,也惊醒我的身体。<br>
<br>
  他,来了。<br>
<br>
  不需要借助灯光,我就能闻出他身上的气味。不需要借助声音,我就能感觉他粗野的动作。他身后照例又是一团烟雾,只有我才能看到的烟雾,裹着一群无法进入地狱的幽灵。他虚弱无力地坐在我身上,似乎身上被压着什么重量,那是被他杀死的我爱的人的灵魂。<br>
<br>
  时间到。<br>
<br>
  一秒钟都不要再耽误,当他的皮肤终于紧贴马桶圈,我鼓足整个身体和心灵的力量,开始了一只马桶的报复。<br>
<br>
  两秒钟后,他感到有些奇怪,习惯性地扭动屁股,却再也动弹不了。不可能那么快就麻木了啊,继续用力往上抬,却依旧紧紧贴着马桶圈。这塑料圈仿佛被涂上了强力胶,又似乎在陶瓷马桶上生了根,无论如何用力都不能站起来。他着急地想要大喊,把卧室里睡着的女孩叫进来,却发现喉咙像被破布堵住,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br>
<br>
  这个男人开始恐惧了,后背冒出汗水,低头看看自己脚下——几个月前,他就在这里掐死了一个女人。<br>
<br>
  现在,他嘴里唯一能够发出的声音,是牙齿与牙齿打架的声音。<br>
<br>
  浑身肌肉颤抖起来,他艰难地转向水箱,想要打开盖子看看,却徒劳无功。原本轻易就能打开的,现在却像被焊死了一般。他又拼命敲<br>
<br>
  打我的身体,直到他的手指几乎敲破,依旧无济于事,只能尝尝我的坚硬滋味。<br>
<br>
  他剧烈地喘着粗气,似乎已看到那些幽灵,想要叫喊却没声音,根据镜子对面的显示,他的口型是—一对不起,我不该害死你!我不是故意的!请饶恕我吧!我会给你父母寄钱的!我一一定会好好照顾好他们!把他们当做自己的父母!<br>
<br>
  对不起,时间不会倒退,你的仟悔也不会有用。<br>
<br>
  忽然,这个男人想起什么,又转头揿下了冲水按钮。<br>
<br>
  他启动了自己的死刑执行程序。<br>
<br>
  一秒钟,他的表情变得轻松了,因为他听到马桶正在抽水。<br>
<br>
  然而,十秒钟后,他的表情又变得紧张,因为马桶仍然在抽水。<br>
<br>
  一十秒后,他已手舞足蹈惊慌失措,因为马桶不但在抽水,而且还在抽人。<br>
<br>
  三十秒后,他的半个身体已经被抽迸了马桶。<br>
<br>
  我不是一只普通的马桶,不但是一只会思考会感觉会流泪的马桶,而且是一只会杀人的马桶。<br>
<br>
  我,已经积累了数个月的能量,悄悄地隐藏在我的体内,只等待今夜的这个时刻。<br>
<br>
  如果我一天的能量可以冲下十坨××,那么我一个月的能量就能冲下几百坨××,几个月的能量就能冲下上千坨××。<br>
<br>
  上千坨××——等于一个成年男人的体重。<br>
<br>
  此刻,我正在释放无穷的能量,不断吸取整栋大楼的自来水,源源不断输入我的身体,形成一个马桶大小的旋涡——正因为只有马桶的大小,才能聚集无尽的力量,就像一台功率巨大的飞机引擎,将会消灭一切卷入其中的物体。<br>
<br>
  这个男人,这个邪恶的男人,这个我最恨的男人,已经在劫难逃。<br>
<br>
  他还在垂死挣扎,整个身体已陷入马桶,舣手却紧紧抓着马桶圈,只露出一个脑袋张大嘴巴——对不起,你不能发出声音了。<br>
<br>
  我不需要再听他说些什么,死亡程序一旦启动就无法停止。他无法阻挡我的力量,也无法法阻挡仇恨的力量。这仇恨是水底的旋涡,这仇恨是地底的烈火,这仇恨是风中的巨吼,这仇恨是天上的钟声。<br>
<br>
  六十秒后,他已被仇恨彻底吞没。<br>
<br>
  不是神话,也不是科幻,更不是恐怖,而是真实地发生在你眼皮底下的现实。<br>
<br>
  这个男人,这个邪恶的男人,这个我最恨的男人,已经被一只马桶彻底吞没。<br>
<br>
  我不但是一只会思考会感觉会流泪的马桶,而且是一只会抽水的马桶。<br>
<br>
  他,就像被我每天抽去的人类污秽之物,同样被我抽入了下水管道。伴随他的是整栋大楼的污秽之物,也是他的同类。<br>
<br>
  在那条深深的窄窄的黑黑的充满粪便的洋溢臭气的消灭生命的孕育死亡的下水管道,这个男人已化作无数个碎片。<br>
<br>
  在他死亡的瞬间,一定有非常熟悉的感觉——就像那条深深的窄窄的黑黑的充满瓦斯的洋溢财富的消灭生命的孕育死亡的煤矿坑道。<br>
<br>
  他会在这条管道或坑道的深处,遇到许多没有留下名字的黑色的幽灵,他们会以他们的方式迎接他的到来……<br>
<br>
  终<br>
<br>
  我还活着。<br>
<br>
  我没有被送到垃圾场,也没有被砸成碎片,我安然无恙地蹲在黑暗中,蹲在这套高级公寓的卫生间,蹲在这座城市中心最奢侈的位置。<br>
<br>
  公寓的主人失踪了,有人说他被杀了,有人说他自杀了,有人说他携款潜逃国外了。<br>
<br>
  于是,那个女孩擦干眼泪,从这里搬了出去,投奔一位公仆的公子的怀抱。<br>
<br>
  这套公寓彻底空了下来,再也木会有人来打扰,只留下满目的灰尘,无边无尽的死寂,和偶尔路过的孤魂野鬼。母蜘蛛再度爬出来,在我身边织起新家,有时野猫也会钻进来,闲逛一阵后轻巧地离去。<br>
<br>
  至于我,一只抽水马桶,一只会思考会感觉会流泪会杀人的马桶,仍然蹲在原来的位置,孤独地陪伴蒙尘的镜子与木桶,度过世界末日来临前的漫漫时光。<br>
<br>
  虽然,有时我还会想起那个女子,想起我的洛神我的维纳斯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并且为她落下几滴眼泪。<br>
<br>
  不过,我还是希望有人来陪伴我,有人能重新买下这套公寓,不要管那些闹鬼的传闻,高高兴兴、热热闹闹地住进来。<br>
<br>
  但愿,你能有这样的好运气,承蒙亚克西的关照,成为先富起来的那个人,买得起这套公寓。<br>
<br>
  你——蹲在马桶上看书的你,就是我的下一位主人。<br>
<br>
  我是马桶,我是世界顶级品牌。<br>
<br>
  我是马桶,我等待你的光临!<br>
<br>
  欢迎光临!<br>
<br>
  WELCOME!<br>
<br>
  全文完
</p>

章节目录

马桶的自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7作品集只为原作者蔡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蔡骏并收藏马桶的自白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