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文君像一样以前,冲着他挥了挥手,“早上好。我给带的早餐就一人份的,你们两个看看要怎么分呢?”

    江笠说:“你对我哥还真好,那么早过来给他送早饭,你不睡懒觉啊?”

    关文君:“就是因为自然醒了,才过来送,要是睡懒觉,我就不会出现在这里啦。”

    现在还是春节,早餐店没那么早开门。

    不过肯德基应该是营业的,江韧拿过早餐,“这个给我,你们两个去外面吃。”

    不等江笠说什么,关文君说:“我已经吃过啦,我这会过来准备开工,灵感爆炸,不写不行了。”

    她说完,就回到自己的书桌上,干劲满满的打开电脑,要开始写作。

    江笠被晾在旁边,成了无关紧要的人。

    江韧拍拍他的肩膀,说:“那你自己去找点吃的吧。”

    他扯了下嘴角,“你可真是我的好哥哥。”

    江笠出去了,回了一趟田依娴家,这边有早餐吃。田依娴现在精神好些,会自己下厨做饭,只不过在精神病院被折磨的久了,右手废掉了,做饭就不如普通人那么利落,做出来的东西,也就没那么好吃。

    不是咸了,就是甜了。

    “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你们不一块出去旅游么?”

    “他哪儿都不想去,我也不想去。”

    他其实已经订好了机票,敲定了两个地方,准备出去半个月。昨天跟江韧说了说,他不去,怎么说也不去。

    那他就打算自己去,结果早上看到关文君那样,就彻底没了出去的心思。

    他吃完早饭,坐在田依娴的藤椅上,太阳出来,落在身上暖洋洋,可心里却是不得劲。

    田依娴洗了水果,在旁边的小椅子上坐下来,江笠见着,立刻起身,说:“你坐这里吧。”

    她摆摆手,“你坐着吧。”

    江笠也没怎么客气,又坐了回去。

    “怎么了?大过年的愁眉苦脸。”

    “没什么,自己找的心烦。”

    田依娴见他不说,也就没有多问,呆呆的看着窗外。

    江笠说:“你要是想,我给你报个旅游团,你也出去玩玩。我问过医生了,你现在的情况,出去游玩没什么问题。”

    “不了,还是在家里待着吧,我喜欢待着。”

    江笠在这边吃了午饭才走,本来想回家,最后这车子开着开着还是到了养老书吧,车子停在附近,他没下车,在车上坐了一会,心想着他干嘛要躲躲藏藏,反正也是闲着没事儿,他过来看看书难道不行么?

    如此一想,他就下车,直接进去了。

    关文君在用功,她全神贯注,所有注意力都在文字上,所以没有抬头。

    江笠看了她一眼,难得看到她如此专注,默不作声过去,在旁边看了一会。

    关文君中间喝水的时候,才察觉到身边多了个人,一扭头,看到江笠,“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有声音。”

    风铃被夹坏了,取下来后,她就一直没换新的。

    有时候她一认真,还真察觉不到人进来,看来还是要再买个风铃挂着才行。

    “是你太认真专注,看来是文思如泉涌。”

    “才写了一万字,还要修改一下。”

    “能看看么?”

    “先别,这是初稿,我还要再仔细修改的。”她努努嘴,说:“你进去跟江韧一块看书去,别杵在这里影响我发挥。”

    “我在你心里这么大影响力?站着不说话都能影响你了?”

    “不是,任何人站在我身边,就是我爸妈站在我旁边,都会影响我。”她一本正经的否定他自以为是的影响力。

    江笠哼了声,悻悻然的到里面去了。

    关文君撇撇嘴,倒了杯水,喝了一口缓一缓,很快又把心思放在小说上,从头看了一遍,觉得哪儿哪儿都写的不太好,又想重新写一遍。

    江笠一屁股坐下来,气呼呼的,等了半天,关文君甚至连一杯水都不倒给他喝。

    他什么都看不进去,心里只剩下不爽,他抬眼,看了看放在江韧那边的茶杯,每次他来都有,怎么偏偏他没有呢?

    江笠坐在这里,很影响江韧。

    他皱皱眉,踢了他一脚,说:“你出去。”

    “怎么?我又没出声,我也影响你了?”

    “是。”

    “你两故意的吧?排挤我?孤立我?江韧,你没有良心。”

    此话一出,江韧噗嗤笑出了声,“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

    “你管我像什么。”

    江韧:“娘们。”

    “滚蛋。”

    最后是江笠被赶出去,欺负不了江韧,他还压不住关文君么?

    他拿了把椅子坐在关文君书桌对面,也不看她,就低头看书。但他就是不说话,坐在她眼巴前,关文君也很难集中注意力。

    终于,她停下打字的手,看向他,说:“你这么闲么?”

    “是啊,就那么闲。放假谁不闲呢?”

    “那你没有朋友么?你们不聚会?”

    “没有,我就我哥一个,我哥在哪儿我就在哪儿。干嘛?突然问我这些奇怪的问题,你不会是想赶我走吧?”

    “不行么?你也没付钱。”

    江笠眉梢一挑,拿出手机,付了五千,“够么?”

    关文君想了想,合上笔记本,“那行吧,我回家。”

    她说走就走,把该拿的东西都拿上。江笠憋着火气,等她出去了,一时没忍住,跟了出去,“你什么意思啊?对我有意见你说啊,用得着这样么?就因为上次喝醉酒跟你开了两句玩笑,你就准备跟我绝交了是么?”

    关文君:“没有,我知道你是开玩笑,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你坐在那边,我没办法专注做事,不如回家。”

    “我没说话,也没看着你,怎么就影响你了?”

    “我这人就这样。你别想多了。”

    正说着,关文君的母亲迎面过来。

    她见这几天关文君总跑书吧,想来看看这孩子究竟在忙什么,每天一大早带着吃的出来,肯定是有什么事儿。

    这一来就看到这么个男孩子跟着自家女儿,心里开始是喜,但看到关文君抗拒的样子,便立刻过来,把人拉到身后,“你是谁啊?大庭广众之下,欺负小姑娘算怎么回事儿?长得又高又大,是叫你来欺负人的么?”

    关文君一下顿住,连忙解释,“不是的。”

    江笠立刻收起刚才不满的表情,换上礼貌的笑容,说:“伯母您好,我是关文君的朋友,我叫江笠。我两刚才吵了两句,我惹到她不高兴了。伯母您帮我劝劝,叫她别生气了。”

    关文君脸都红起来,斜他一眼,“我没生气。”

    “没生气就好。”

    关母各自看他们一眼,喜上眉梢,原来是跑出来约会了。

    她笑嘻嘻的说:“我们家君君脾气很好的,肯定是你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儿,太过分了她才不高兴。”

    关文君小声说:“我没有生气,他乱说的。”

    “既然都到这边了,要不要去家里坐坐?”

    江笠倒也不客气,“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关文君没想到他脸皮那么厚,江笠跟到她家,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跟关父聊天。

    关文君的父母都是热情好客的人,加上江笠那嘴皮子也溜,一直到坐到晚饭时间,今个他们也不出门走亲戚,顺理成章就把人留下来吃饭。

    脸皮厚成墙壁的江笠也答应了,聊到吃的东西,他就透露了自己餐厅的名字。

    关母知道这个餐厅,她单位好几个小姑娘一个劲的夸,说老板两兄弟长得帅。

    这会见着本人,果然是很帅。

    江笠吃完晚餐没坐多久就回去了,关母让关文君送下楼。

    她被逼无奈,送人下楼。

    “你这脸皮也厚的有点过分。”

    “怎么了?叔叔阿姨热情,我不好意思拒绝。”

    关文君懒得理他,把他送到楼下就要走。

    江笠想了下,一把拉住她的手腕,认认真真的说:“那天晚上,其实也不算是开玩笑。不过有几句话确实说的唐突了,你别放在心上,好么?也别把我拉进黑名单,才相处相处。我觉得,我应该比你那些相亲对象出色一点吧?”

    幸好走廊里黑,关文君脸都热了,她沉默一阵,“哦。”

    江笠还想说点什么,想了想,还是别逼的太紧,就松开手,说:“你上去吧,我找我哥去。明天不用给他送早饭,我要带他回家睡觉去。”

    “好。”

    突然的惜字如金。

    关文君心怦怦直跳,在楼梯口站了好一会,才回去。父母自然是问东问西,就差把人家户口本拿出来查看一边。

    之后的日子,他们三个还跟以前一样相处。

    关文君努力撰写江韧想要的故事,她改了又改,等满意了之后,才发到网上开始连载。

    她原本想写一个刻骨铭心的故事,但在江韧的诉说中,她改成了一个平淡日常的故事。

    她一开始不太愿意,可江韧在诉说的时候,他脸上的愉悦,眼中绽放出来的神采,让她觉得,无论怎么样的故事,都是可以动人的。

    很多人不喜欢平淡,可其实,平淡才是最可贵的。

    故事从头开始。

    从江韧出生开始,只是这一次,江韧的母亲不是疯子,父亲也不是因为贪图他们家的财产,而违背心愿娶的他母亲,他的父母是因为爱在一起,他们和睦恩爱,他是带着爸爸妈妈的期待和爱出生。

    出生以后,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全都围着他转。他想要的爱,一样也不缺。

    他跟其他普通的孩子一样,健康快乐的长大,顽皮捣蛋,怎么样都可以。

    父母费尽心血,努力的培养他长大成才,在他考试好的时候,会给予奖励和赞许,在他考的不好的时候,会发愁担忧。他是他们的小骄傲。

    他身边有许多朋友,大家都爱跟他玩耍,老师也喜欢他。

    到了高中,他还是在那个时间点遇到袁鹿。

    只是这一次,没有赌约,没有玩弄,只有他最真挚的喜欢。

    而他,已经是可以配得上她的干净少年了。

    他用最正常的方式去追求她,给她写情书,送巧克力,送吃的,还替她做值日,搞卫生。袁鹿害羞,面上基本不跟他说话,只是在他给她写纸条的时候,回过去。

    从短短的几句不要再给我写了,到之后慢慢的回答他的问题,又开始聊一些乱七八糟没有边的事儿。

    他们不在同一个班,中间隔了两个班级。

    袁鹿上厕所要经过他们班,每次她走过,整个班都要起哄。

    袁鹿从一开始的害羞,到后来,从内心里开始接受她和江韧之间关系。

    江韧坚持不懈的追了一年,袁鹿终于点头答应,两人暗搓搓的谈恋爱。

    江韧喜欢打篮球,每天傍晚放学都要去操场跟人打一场,袁鹿回寝室洗个头发,就会去看,顺便给他带一瓶饮料,等他打完,两人一块去吃晚饭。

    每次晚自习,江韧总是要迟到二十分钟,有时候被班主任抓到,就叫他在门口罚站。

    他们两个人的事儿,在高中部,人人皆知。

    但因为两人学习没有什么问题,所以就是老师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没有破坏他们之间的关系。

    年少时候的感情,最是真挚纯洁。

    他们几乎不吵架,江韧对她很好,并且从来不跟其他女生有任何过分的交流。他的眼睛和心里,就只有她。

    但偶尔也会有误会,袁鹿自然也有耍小脾气的时候。

    大学,原本是要考同一所大学,但袁鹿没考好,两人分隔两地。江韧时常跑过来看她,异地四年,飞机票一大堆。

    他们跟正常的年轻情侣一样,吵架误会,分手和好,反反复复的上演。

    大学毕业,江韧回来跟她一起在杭城工作,她做了当地主播,他则在侓师事务所上班。

    两人一块租了房子,正式住在一起。

    见得少有矛盾,日日住在一起,自然也少不了有矛盾。

    但总归,没有碰上什么大起大落的事儿,到他们二十六岁的时候,江韧求婚,见了各自的家长,敲定了婚事儿。

    二十七岁,两人在亲朋的祝福下结婚。

    二十八岁,袁鹿生第一个孩子,三十岁生第二个。

    一儿一女,女儿像江韧,儿子像袁鹿,儿子调皮,女儿娇气。

    过日子,每一天都大同小异,可每一天都精彩纷呈。

    就这样,他们携手经营这个家。

    无论如何,他们白头到老,过完一生。

    袁鹿垂垂老矣,躺在床上,半阖着眼看着他,江韧握着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逐渐的,周围的景物开始消散,身边的儿孙也跟着消失,江韧的老态逐渐散去,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最后,连袁鹿也不见了。

    他坐在虚无的空间里,眼眶里含着眼泪,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的环境再次重新塑造,世界重塑,又回到了最初,他来高中报道,看到了走在前面的袁鹿。

    他走上去,主动打了招呼。

    “你好。”

    袁鹿回头,一脸茫然,缩了缩脖子。

    他笑着做自我介绍,“你好,我叫江韧。”

    “你好,我是袁鹿。”她条件反射的回答,说完,又露出了有点懊悔的表情,但还是对着他笑了笑。

    他知道真相是假,可即便如此,他也甘愿活在这假象里,反反复复的重来。

    “你是几班的?”两人一块往里走,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

    经年过后。

    疗养院。

    江笠给江韧换了一身新衣服,帮他梳理了一下头发,看着他安逸沉睡的样子。

    关文君站在门口,看着他们,微微的叹气。

    江笠拉过椅子坐下来,跟江韧说:“又过了一年,你也该醒过来了吧?没必要一直睡下去,餐厅还是需要你这个老帅哥你站场。你不在,生意差了很多。我儿子早恋,你猜怎么着?他一脚踩了三条船,竟然没有翻。而且,他成绩很差,我很难想象,我这个聪明的脑子,怎么会生下这么笨的孩子。”

    关文君一拳头捶在他肩上,“你这是变相骂我。”

    他摆摆手,“你走开走开,别在我哥跟前秀恩爱,他更加不想醒来了。”

    江韧是前年年初的时候,在家里一睡便没再醒过来。

    赶紧送到医院,结果就再没有醒来,他吃了过量的安眠药,不知道是误食,还是故意。

    他这几年精神状况是不太好,可能是活累了。

    四十五岁。

    其实还很年轻。

    医生说,他自己不愿意醒过来,就只有等死了。

    这些年,他一直都是一个人,无论是谁,都无法走进他的心里。他再也没有离开过樾城,也没有再去偷偷的看过袁鹿。

    他最常待的地方就是关文君的养老书吧,里面的书,他几乎看了个遍。

    他很平静,也很快乐。

    关文君帮他写的那本小说,他一直都藏在枕头下面,可他从来没看过。

    江笠拍拍江韧的手,说:“新年快乐,早点醒过来,给你侄子侄女发红包了。”

    片刻后,病房的门轻轻的关上,房间的窗户上挂着风铃。

    这时,风铃轻轻作响。

    江韧缓慢的睁开眼睛,窗外夕阳余晖洒进来,整个人房间暖洋洋的。

    他的眼睛盯着一处,良久以后,慢慢的,他的脸上扬起了一抹笑,双目在光线的普照下,微微闪着光。

    他说:“我终于可以放下你了。”

章节目录

相爱两相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唐颖小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颖小并收藏全本小说相爱两相厌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