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开天门

    “我是伟大的恶魔之王撒旦,我是不败的。”撒旦怒吼着。

    随后撒旦爆发出一股无比强悍的气息,剑气竟然被震开了数十米。

    “小子,既然你想找死,我成全你。”

    “七罪献祭”

    撒旦话音刚落,身上原本缭绕的黑气猛然暴涨,瞬间将撒旦包裹住, 仿佛一个黑色的心脏在不停地跳动着。

    随着跳动的频率不断加快,一股无比邪恶的气息和强大的威压也从“黑色心脏”中慢慢流露出来。

    演武竞技场的光明神安琪满脸惊愕地站了起来,喃喃自语着:“撒旦这是在燃烧意识分身以获取强大力量,可是这代价如此之大,他竟然全然不顾,他这是对天行下了必杀之心啊!”

    看着撒旦施展“七罪献祭”,厉天行灵机一动:我何不把万剑归宗的剑气也集中起来进行凝练,这样威力或许还能再上一个台阶。

    想到就做,说干就干。

    厉天行大喝一声:“剑来”

    随后右手剑指指天, 只见无数轩辕剑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并直入云霄。

    “剑开天门”

    厉天行话音刚落,只见云层中金光大作,一柄无比巨大的形似轩辕剑的剑气带着毁天灭地的气息,从云层中射出,目标直指撒旦。

    千钧一发之际,撒旦也终于破茧而出,但还没来得及装比一下,便看到空中那朝自己急速射来的巨大剑气,本想试着躲开就好,却发现竟然无法躲避。

    “可恶,这家伙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强。不行,我得赶紧撤!该死!被锁定了。”撒旦焦急地想道。

    这时,一个俏丽的身影突然挡在撒旦身前,对空中的厉天行大喊着:“师兄,求求你不要伤害我大爷爷。”

    “心兰,快走开,他是撒旦, 不是你大爷爷。”厉天行大喊。

    “不,我能感觉到大爷爷的气息,他一直没有放弃。”厉心兰哭喊道。

    “小姑娘,你不怕死吗?”撒旦幽幽地说道。

    “怕,但从小到大,大爷爷是最疼我的人,我绝不会放弃。”厉心兰满脸坚定地看着撒旦说。

    “有意思的小姑娘,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了,嘿嘿。”撒旦冷笑着右手抓向厉心兰,可是在即将触碰到厉心兰时,右手竟然停了下来,怎么动都动不了。

    “不可……”

    撒旦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

    “怎么可能,你竟然还有意识?有意思,不过也仅此而已。你以为就凭你,可以阻挡得了我?”撒旦冷笑着说。

    空中的厉天行似乎也发现了不对劲,加上担忧厉心兰的安危,连忙将剑气射向撒旦身后几百米左右的地方。

    “轰……”

    随着一声巨响, 大地猛烈震动了一下,随后一朵蘑菇云缓缓升起, 随之而来的是超强的冲击波。

    一道流光闪过, 厉心兰消失不见了,而呆立在原地的撒旦则惨叫一声,被冲击波掀飞了出去。

    片刻之后

    蘑菇云消失了,灰尘也随风飘散,视线渐渐清晰起来。

    厉天行将怀中的厉心兰放了下来,厉心兰一脸娇羞地看着厉天行说:“师兄,别杀大爷爷好吗?”

    “好,师兄答应你,不杀他。”厉天行轻轻地拍了拍厉心兰的手说。

    “看来,得想个办法把撒旦逼出黑魔的身体才行。”厉天行的大脑飞速运转着,随后灵光一闪。

    “上次就是用吸星大法收拾了他,这次不妨再试试。”想到就做,厉天行身形一闪,一爪朝地上的撒旦抓了过去。

    上次吃了一次亏的撒旦,这次可是留了心眼,见厉天行再次使出那诡异的招式,远在地狱界的本体连忙收回意识,同时空中传来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小子,你屡次坏我大事,我记着你了。”

    撒旦的意识离开后,黑魔闷哼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大爷爷,你感觉怎么样?”厉心兰扶起地上的黑魔,哭泣着说。

    黑魔微笑了下,摆了摆手。

    厉天行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颗还神果,递给了黑魔。

    “把这吃了,对你有好处。”厉天行淡淡说道。

    似乎察觉眼前的年轻人对自己有点冷漠,黑魔无奈一笑,接过厉天行手中的果子,吧唧吧唧,几下搞定。

    还别说,吃了还神果之后,黑魔感觉好了很多。

    “多谢小兄弟出手相助,日后若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便是。”黑魔感激地看着厉天行说。

    “我们出去再说。”厉天行说着,转身离开了秘境。

    “唉……”黑魔叹息一声,慈祥地摸了摸厉心兰的头,也带着厉心兰离开了秘境。

    来到演武竞技场,一直等候在外的摩天、摩地、摩人以及黑煞异口同声说:“恭迎族长归来。”

    黑魔叹了口气,说:“唉~我罪虐深重,已经没有资格继续当族长了。”

    “大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再说,你也是受害者,此前种种,皆是撒旦所为。”黑煞说。

    摩天、摩地、摩人三个长老也点了点头。

    黑魔摇了摇头,苦笑着说:“我意已决,诸位莫再相劝了。”

    接着,黑魔看向厉天行,说:“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

    “厉天行。”厉天行淡淡说道。

    “厉天行?”黑魔惊愕了下,便听黑煞在一旁解释道:“大哥,天行是无名的徒弟,事情是这样的……。”

    于是,黑煞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的起因跟黑魔说了。

    “我师傅是被你杀死的?”厉天行冷冷地看着黑魔说道。

    黑魔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天行……”黑煞正要解释,厉天行摆了摆手,说:“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黑魔点了点头,说:“可以。你既然是厉无名的徒弟,那与我修罗族来说,便不算外人。今日,你打败了撒旦,于修罗一族有大恩,所以,我想把族长之位传给你。”

    “师兄,快答应呀!”一旁的厉心兰激动地说。

    “多谢黑魔族长的好意,但我自由自在惯了,恐怕无法胜任这族长之位。”厉天行了摊了摊手说。

    听了厉天行的回答,黑魔呆了下,随后笑着说:“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啊!你这性格倒是和无名很相似,对权力完全没有欲望,难能可贵呀!”

    “剩下就交给你了,我和天行先走一步。”黑魔看了黑煞一眼,随后离开了竞技场,厉天行紧随其后。

    ……

    黑魔带着厉天行来到一个房间,两人坐下后,黑魔直截了当地说:“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我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厉天行拱了拱手,说:“我想知道我师父是怎么死的?”

    “在我渴望力量之时,我被撒旦诱惑了,也被他控制了。在此期间,我做了许多伤天害理之事,而当时有能力阻止我的,也就只有你师父了,他的确很强大。”

    “我师父是被下毒了。”

    “不错。正因为你师父的强大,让撒旦十分忌惮,因此,他以撮合之名,摆了个宴席,又在酒水中做了手脚,再让黑月去给你师父敬酒,你师父不疑有它,就这样中毒了。”

    黑魔顿了下,继续说道:“待你师父毒发之时,撒旦和狄风最先发难,而黑月为了保护你师父,也深受重伤,陷入了沉睡。唉……归根结底,都是我的错,若不是我渴望力量,又如何会中了撒旦的圈套,又如何会发生后续的这一系列事情。”

    “看来,莉丝先知应该是被撒旦击杀的,她指明修罗族,应该也是指撒旦了。”厉天行心里嘀咕着。

    “魔神厉无心是不是就在修罗族里?”厉天行继续问道。

    “他在修罗塔里。”黑魔笑着说。

    “修罗塔?这是哪里?”厉天行疑惑道。

    “修罗塔乃我修罗一族至宝,共九层,里面关押着各种各样的怪物,层数越高,怪物的实力也越强,挑战成功者,可以获得丰厚的奖励,并选择继续挑战或退出。但若不成功,将永远被关在里面,直至挑战成功为止。不管是谁,每个人一生只有3次挑战机会。”黑魔微微一笑说道。

    “那你知道他现在在第几层吗?”

    “第七层。他进入里面已有千年,估计是被镇压了。据我所知,第七层有个魔王实力极强,犹在我之上。我至今也只通过了第六层,第七层我也不敢踏入。据先辈记载,在最顶层有让人起死回生的宝物和古神的奥秘。”

    “修罗塔?带我去看看,我也想挑战一下,顺便看能不能把我师叔救出来。”厉天行说。

    “以你的实力,想通关第七层救出魔神厉无心应该可以,随我来。”黑魔说着,带着厉天行往外走去。

    片刻之后

    黑魔带着厉天行通过数道关卡,来到了一个密室。

    密室很明亮,因墙上镶嵌着无数持续散发着乳白色光芒的石头,密室中也只有两扇造型古朴的大门,别无他物。

    “这里是修罗族重地,左边的这个大门是藏宝库,右边的这个大门便是修罗塔的入口。”黑魔边走边向厉天行解说着。

    此刻,厉天行的内心还是非常感动的,没想到黑魔族长竟然如此信任自己。

    黑魔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个五芒星放进修罗塔大门上的五芒星凹槽内,大门黑光一闪,缓缓向内打开,顿时一股阴风夹杂着腐败的气息吹了过来。

    厉天行朝里望去,只见前方百米处矗立着一座黝黑的高塔,高塔看起来很雄伟。

    “那就是修罗塔,为我族初代修罗王所建,每层都有一个魔王和镇守该层的我族前辈,当你挑战成功离开时,传送门会将你传送至大殿。目前为止,第七、第八、第九层尚未有人通过。”黑魔耐心地解释着。

    “多谢黑魔前辈,我先走一步。”厉天行朝黑魔拱了拱手,便朝修罗塔走去。

    黑魔看着厉天行的背影,若有所思,喃喃自语着:“不可思议的年轻人,不知他进入修罗塔,会多么热闹呢!”

    取下大门上的五芒星钥匙,大门缓缓关闭起来,黑魔沉思了下,朝外走去。

    修罗塔的底部有扇大门,门边有块巨大的石碑,石碑上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

    “第七层——厉无心”

    “第六层——厉无名”

    “第六层——黑魔”

    “第五层——摩天”

    ……

    看了一阵,厉天行终于明白石碑上文字的意思,敢情是曾经挑战修罗塔之人的名次信息。

    “原来师父也来过这里。没想到以师父的实力,竟然也只到了第六层,师叔更是被卡在了第七层。那就让我看一看,这修罗塔到底有何神秘之处。”厉天行心里嘀咕着。

    此刻,厉天行对修罗塔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年轻人,你也是来挑战的吗?”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

    厉天行看了看四周,愣是没看到个人影。

    这时,只见一个虚影从石碑里飘了出来,厉天行愣了下,说:“前辈,刚刚是你在说话?”

    “不然,你觉得这里还有其他人……额……其他魂吗?”老者淡淡说道。

    “这个应该只是前辈的一缕意识而已吧?”厉天行笑着说。

    “小伙子知道得挺多嘛!没错,这只是我的一缕意识,我的本体不在这,如果你实力足够的话,自然可以见到我。”老者笑着说。

    “前辈,我想挑战修罗塔,不知需要什么准备?”

    “嗯,你叫什么?师承何人?”

    “厉天行,师承龙神厉无名。”

    “龙神厉无名,嗯,通关第六层了。好,挑战规则相信你都清楚了吧?”

    “清楚了。”

    “进去吧!”

    虚影话音刚落,塔底的大门也打开了。

    厉天行朝虚影拱了拱手,便走了进去。

    “龙神厉无名的弟子,希望你能超越你的师父。”虚影喃喃自语着。

    当厉天行走进修罗塔,身后的大门也随即关闭,随后白光一闪,厉天行连忙用手遮住双眼,当他再次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一片原始森林里。

    “这是空间魔法!没想到修罗塔如此神秘,内部竟然另有乾坤。”厉天行心里暗叹道。

    这时,一只类似疾风狼的狼类魔兽从草丛中跳了出来,对厉天行龇牙咧嘴的,口水从獠牙中缓缓滴落。

    厉天行见到此处,不禁想起自己初到天辰大陆时的情景,嘴角微微上扬,发出一声震天龙吟,释放出一股极其强大的威压。

    “嗷……”

    狼类魔兽差点被吓尿,直接匍匐在地,身体瑟瑟发抖着。

    厉天行的目的当然不是单纯地只为吓唬这只魔兽,他实际上是想通过这种方法,直接把这一层的BOSS吸引过来。

    这方法虽然简单粗暴,但却很实用,只消片刻,厉天行便感知到一股较强的气息迅速朝自己接近着。

    “吼~”

    随着一声怒吼,一个三米多高的狼人出现了,二话不说,朝厉天行就是一爪。

    厉天行嘴角微微上扬,不退反进,直接抓住狼人的爪子往地上一砸。

    “嗷……”

    狼人惨叫一声。

    紧接着,厉天行又故技重施,抓着狼人的爪子,将狼人不停地往地上砸来砸去,把狼人的屎都给砸出来了。

    眼看狼人就要嗝屁了,一道声音传来:“小兄弟手下留情啊!”

    厉天行愣了下,循声看去,只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笑呵呵地走了过来。

    “小兄弟手下留情啊!他是我的魔宠,也是这一层的魔王。我观小兄弟的实力高深莫测,这一层就直接过了吧!”老者说完,一道传送门出现了。

    “你就是镇守第一层的前辈?”厉天行放下狼人,疑惑道。

    老者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就多谢前辈了。”厉天行朝老者拱了拱手,毫不犹豫地走进传送门。

    白光一闪,厉天行出现在了一个房间里,房间里有两个传送门,每个传送门上方都有标识,左边是进入第二层,右边是返回大殿。

    厉天行毫不犹豫直接进入了第二层,之后也用着老办法,一路迅速通关,直接来到了第七层。

    (本章完)

    

最新推荐: 异界龙魂 | 我从海贼开始连通异界 | 古武异界纵横 | 带着直播系统闯异界 | 异界平平无奇修仙记 | 异界供奉系统 | 异界魔头在都市 | 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 | 全球降临异界神级分解师 | 异界兽医 | 异界争霸之最强召唤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奶爸的异界餐厅 | 重生异界当明星 | 穿越异界兽世小福女 | 异界召唤之君临天下 | 异界大领主 | 异界全职高手 | 带着农场混异界 | 我在异界有座城 |